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紅旅頻道>>作者專欄>>吳宏瑜(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正文
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血戰河西
2016-09-21 11:18:19
作者:吳宏瑜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征戰河西是我國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黨史、軍史上的重大事件。紅西路軍在極端艱難的情況下,與國民黨馬步芳、馬步青部浴血奮戰、殊死拼搏,歷時半年之久,殲敵兩萬五千余人,有力策應了河東紅軍主力的斗爭,促進了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創建了可歌可泣的不朽業績,表現出中國工農紅軍堅持革命、不畏艱險的英雄主義氣概和為黨、為人民英勇獻身精神,展現出中國共產黨人和人民軍隊的崇高品德,是我們進行革命傳統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的生動教材和寶貴精神財富。

    西渡黃河 執行寧夏戰役計劃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侵略者占領我國東北地區,并繼續向華北等地滲透、入侵,借以鯨吞中華民族大好河山。面對外敵入侵,中國共產黨高舉抗日救國主張,而國民黨政府卻堅持“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加緊了對共產黨領導的蘇區和紅軍的“圍剿”。由于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共中央領導中央紅軍開始進行戰略轉移。1934年10月,紅一方面軍從江西瑞金等地出發長征;11月,紅二十五軍由河南信陽何家沖出發長征;1935年3月,紅四方面軍自川陜巴中等地出發長征;同年11月,紅二方面軍于湖南桑植等地出發長征。

    長征途中,黨中央一直在思考紅軍的落腳點。1935年9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甘肅俄界召開擴大會議,會議根據國內外形勢變化,提出用游擊戰爭打通國際聯系,創建新的根據地。1935年10月18日,紅一、紅三軍團和軍委縱隊經甘肅甘南臘子口到達哈達鋪,從當地報紙上獲悉:陜北有謝子長、劉志丹、習仲勛領導的紅26軍和27軍后,黨中央到陜北,并鄭重決定把領導中國革命的大本營放在西北。12月17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瓦窯堡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確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方針,并正式提出了“打通蘇聯”的目標,指出通過寧夏由外蒙方向接近蘇聯。1936年10月10日,紅軍三大主力會寧會師。11日,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適時制定了以向北發展、奪取寧夏為戰略目標的《十月份作戰綱領》(即寧夏戰役計劃)。

    10月18日,共產國際電告中共中央,援助約550噸至600噸物資,要求派足夠數量的部隊到外蒙邊境來接應,并擔負沿途保護責任。24日夜至31日,紅四方面軍之三十軍、九軍、五軍及總部直屬部隊21800多人奉中革軍委命令,由虎豹口、三角城等地相繼渡河,準備執行《寧夏戰役計劃》。

    過河部隊在陳昌浩、徐向前率領下,一鼓作氣,迅速控制了景泰的吳家川、一條山等地。紅軍在一條山戰斗中,殲敵3000余人,馬步青部參謀長兼前線總指揮馬廷祥被擊斃。繼而過河部隊迅速進占鎖罕堡、打拉牌、雷家峽、鎮虜堡等地,在五佛寺成立了抗日促進會,打開了北進寧夏的門戶。

    這時,蔣介石調集重兵圍剿紅軍。1936年10月20日起,國民黨中央軍胡宗南、關麟征、王鈞、毛炳文及馬鴻賓、馬鴻逵等部共計兵力30多萬人發動“通渭會戰”,分兵五路向紅軍進攻,封鎖黃河渡口,切斷河東河西兩岸紅軍的聯系,并先行占領了通向寧夏的門戶——中衛。此時,河東紅軍主力被迫向北轉移了。

    組建西路軍  11月1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致電紅四方面軍領導人,令“河西所部稱西路軍,領導機關稱西路軍軍政委員會,管理軍事、政治與黨務”。紅西路軍軍政委員會委員共有11名:主席陳昌浩,副主席兼總指揮徐向前、政治保衛局局長曾傳六、參謀長李特、政治部主任李卓然、原川陜蘇維埃政府主席熊國炳、五軍政治部主任楊克明、西路軍副總指揮王樹聲、三十軍政委李先念、九軍政委陳海松、總供給部部長鄭義齋。下轄三個軍和總部直屬部隊共計21800多人。戰斗的主力:紅五軍4000多人,1500枝槍;紅九軍6500多人,3000枝槍;紅三十軍7000多人,5000枝槍,槍為落后的老式步槍。1936年的河西走廊,地區貧瘠、村莊零落、人煙稀少,冬季氣候寒冷,紅西路軍后勤補給困難,多數指戰員還穿著單衣、單褲、草鞋,缺乏糧食。他們所面對的敵人,含國民黨新編的第二軍所屬第一OO師之3個步兵旅、1個騎兵旅、2個警備旅。馬步青騎兵第五師2個騎兵旅、1個步兵旅及青海、甘肅地方的保安民團約共計123000余人,不但糧食、彈藥充足,官兵身著棉衣、皮衣、皮靴,裝備精良,而且步兵騎兵協同,飛機、大炮助戰。

    西路軍組成后,紅九軍經橫梁山、古浪城之戰,斃敵2000多人,自身損失2400多人。紅三十軍、五軍和總部,繞過大靖、包圍土門堡,后在涼州城對敵開展統戰工作,經過武威西四十里戰斗后,西進永昌、山丹。

    策應河東  建立永昌山丹根據地

    1936年11月18日,三十軍攻克永昌,21日占領山丹。隨后,西路軍總指揮部及九軍進駐永昌。23日,五軍接防山丹。此時,為了粉碎蔣介石新一輪的圍剿,全力策應河東紅軍進行戰略轉移,西路軍在永昌至山丹一帶,一面抗擊敵人,一面創建根據地,吸引黃河兩岸十多萬敵軍向西集結。永昌縣城戰斗,我軍斃傷敵2000多人,擊落敵機一架。山丹戰斗,紅五軍斃傷敵500多人,并有大量繳獲。

    策應“西安事變”  正當雙方激戰之時,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爆發了。為了配合張楊的愛國行動,促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12月15日,軍委主席團電告徐、陳:“西路軍目前應在現地區加緊休整,進行政治動員,一面爭取涼州之補充旅和‘二馬’到抗日方面來,一面準備接通蘭州,并準備一部適時占領安西地區?傊,西路軍是負責奠定抗日后方和接通遠方之重大使命”。

    18日,軍委主席團又電令徐、陳:“你們任務應基本的放在打通遠方上面,限明年一月奪取甘、肅二州!蔽髀奋娮裾彰、調整部署,準備西進。

    24日,軍委主席團電告徐、陳:“在整個戰略方針上看來,西路軍以東進為有利.......至少可以鉗制胡、毛、曾、關,而利我主力在東邊放手打仗。張學良極盼望你們來! 25日,西路軍致電:“.....我們當堅決執行此任務”。

    紅西路軍在永昌、山丹徘徊40余日,雖大量殲敵,但自身受到嚴重損失,由過河時的21800余人減至15000余人。他們吸引了黃河兩岸十多萬敵軍向西集結,有力策應了河東紅軍進行戰略轉移,并為取得山城堡戰役的勝利贏得了寶貴時間,促成了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

    12月27日,軍委電告:“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前途甚佳。西路軍仍執行西進任務,占領甘、肅二州,一部占領安西......”。西路軍遂部署西進,頂風冒雪向臨澤、高臺進發。

    血戰臨高  呼應西安事變后的局勢

    1936年12月28日夜,西路軍總部、三十軍、九軍從永昌突圍向臨、高進發,五軍從山丹突圍。作為先頭部隊的紅五軍29日繞過甘州城,30日黃昏進占臨澤縣城。隨后,總供給部及直屬一部駐臨澤縣城,九軍進駐臨澤沙河,三十軍及總部進駐臨澤倪家營,這在紅西路軍歷史上叫“一進倪家營”。

    高臺血戰  高臺,位于河西走廊中端西部,南面是祁連山,北面是巴丹吉林沙漠,是蘭州通往新疆的咽喉要道。紅西路軍要西進接通遠方,首先必須占領高臺。

    西路軍進占臨澤后,紅五軍軍長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楊克明率領2800余人于1937年1月1日凌晨四時占領了高臺縣城。守敵1400余人全部投降,其中800多人被收編,組建為“抗日義勇軍”。

    此時,回到南京的蔣介石背信棄義,扣押張學良、楊虎城,調集四十個師的重兵進逼西安,內戰一觸即發。局勢需要西路軍在戰略上予以配合。1937年1月5日、7日、8日,軍委致電紅西路軍:“在高、臨地區集結,暫時勿再西進.......”西路軍根據指示,全軍收縮在臨澤縣境和高臺縣城內,準備消滅進攻之敵。在此期間,相繼成立了中華蘇維埃臨澤、高臺縣政府,并將政權擴大到了鄉一級。

    高臺血戰,紅五軍有2800多人,敵人有2萬多人,且有飛機、大炮助戰。紅五軍前仆后繼,與敵血戰九天八夜,終因敵眾我寡、彈盡糧絕,1月20日,高臺城失守。紅五軍軍長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楊克明等2000多人壯烈犧牲。

    劉家墩血戰   1937年1月19日黃昏,馬元海命馬祿指揮他所轄的破擊炮兵配合劉呈德團偷襲駐守在劉家墩(今墩子村,臨澤縣蓼泉鎮以東兩公里)的紅軍。紅九軍七十三團二營300多人被1000多敵人三面擠壓合圍。敵人一次次的強攻,一次次短兵相接的肉搏戰,都被紅軍擋了回去。敵人見正面強攻不成,便放火燒,紅軍營長及以下十多人犧牲。20日晚,九軍七十三團團長潘友慶率人夜襲敵軍,斃傷敵300多人。

    臨澤縣城保衛戰  高臺及劉家墩血戰期間,紅西路軍三十軍、九軍其余各部也在臨澤的倪家營、李家堡、鴨翅渠、沙河一帶與敵主力進行拉鋸戰。高臺失守后,馬元海又督率所部及馬步鑾團、劉呈德團、馬祿旅,圍攻臨澤縣城,其一部進攻由五軍另兩個團防守的城外陣地。紅五軍三十七、四十三團在軍政委黃超率領下在城外阻敵,城內紅軍除一個警衛連和婦女抗日先鋒團三營一部外,均為機關干部和勤雜人員。供給部長鄭義齋指令四局科長秦基偉統一指揮作戰,憑險據守。從1月21日起,敵人連續攻城,用山炮轟城墻,抬著云梯,揮著大刀,涌上城來。西路軍將士們一次次地擊退敵人,一次次地遭到敵人的圍攻。緊急關頭,凡能作戰全部上陣,堅守城池。他們和城外的部隊一起,與敵苦戰三晝夜,斃敵100多人,擊傷300多人,紅軍也遭受了一定的損失。23日夜半,在紅三十軍接應下,向倪家營靠攏。九軍也撤離沙河堡,向倪家營總部靠攏。此時,紅西路軍全軍尚有13000多人。1月21日晚,西路軍軍政委員會在倪家營召開會議,決定突圍東進。中央接電后指示:“派三十二軍、二十八軍到靖遠河邊策應”。23日,紅西路軍東進至龍首堡、西洞堡一線,在此期間,增補孫玉清為紅五軍軍長,謝良為政治部主任,畢占云為參謀長。

    張掖西洞堡大捷 1月23日,西路軍東返至張掖城西南50里的西洞堡、龍首堡一帶,準備稍加休息,爭取在當地和行進路上殲敵,以利東進。敵馬樸、韓起功旅及馬步鑾團等部尾追不舍,馬元海親自指揮,以憲兵團為主力,于甘浚堡一帶,相隔西洞灘與三十軍對峙,形成包圍攻勢。25日,軍委主席團向西路軍通報了西安事變和平解決的進展情況,電示西路軍,“估計二馬仍不會停止對你們的追堵”!拔覀冸m以各方用力設法援助西路軍,但唯一的仍須依靠你們用自力在戰勝二馬條件下完成你們的東進任務”。1月27日,紅三十軍抓住戰機,在西洞堡、龍首堡打了一個漂亮的殲滅戰,全殲馬步芳的青海憲兵團,擊潰一○○師手槍團。斃敵800余人,繳槍1200余支,以及許多戰馬、子彈等。

    龍首堡會議  西洞堡戰斗后,西路軍收縮兵力準備繼續東進,馬步芳、馬步青發現這一意圖,命馬元海率部集中防堵,并在東線部署重兵。由于敵人主力已大部越過黑河攔阻西路軍東進,這時決戰或東進都不利于西路軍。1月28日,面對敵人重兵防堵,西路軍軍政委員會在龍首堡(張福壽屯莊)總部駐地召開了軍政委員擴大會議,也就是龍渠會議。會議作出兩項決定:一是重建騎兵師,二是集中兵力重返倪家營。

    張掖白城子戰斗 龍首堡會議后,為了迷惑敵人,轉移視線,造成紅軍東進的局勢,掩護大部隊重返倪家營。西路軍總部從九軍二十七團和三十軍二六五團,抽調300多人,以騎兵為主,于1月27日后半夜向東南方向運動。28日晨,在西洞堡東30多里地的白城子,與尾追而來的敵人發生了一場激烈的遭遇戰。300多名戰士只有10多人幸免遇難,其余全部犧牲。

    汪家墩血戰  1937年1月30日,西路軍所剩的13000多人重返倪家營。倪家營子,分上、下營子,位于臨澤東南方向,是個人口集中、糧米較豐的大自然村。全營子共有43個屯莊,星羅棋布,坐落在祁連山腳下的戈壁灘上。每個屯莊都是一座堡壘,厚厚的黃土圍墻,高達三四米,相當堅固。較大的屯莊,并筑有望樓和碉堡。重返倪家營的西路軍布防于43個屯莊。2月1日,數萬敵軍向倪家營子發起猛烈進攻。為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創造東進有利條件,我軍頑強拒守,以寡擊眾,實行決戰防御,與敵展開了一場歷時40天的血戰。徐向前在《歷史的回顧》中講:前沿陣地,戰士們的步槍都架在一邊,手里握著大刀、長矛、木棍,單等敵人上來,進行拼殺。在這里,沒有男同志和女同志、輕傷員和重傷員、戰斗人員和勤雜人員的區別,屯自為戰,人自為戰,舉刃向敵,爭為先登。圍墻被炮火轟塌,血肉就是屏障,前面的同志倒下去,后面的同志堵上來。輕傷員不下火線;重傷員倒在地上,仍緊握手榴彈,準備與敵人同歸于盡。在這里,生存就是戰斗,戰斗就是生存。指戰員的智慧、勇氣、力量發揮到最大限度,為了勝利,為了紅軍,為了人民。二六三團一個連,堅守前沿陣地汪家墩,打退敵人的多次猛攻,最后130多人只剩下了9個人,陣地依然在手。二六五團團長鄒豐明,負傷后仍手舞大刀,率部酣戰,殺得敵軍紛紛倒地。有些指戰員當手中武器被毀后,赤手空拳,與敵扭成一團,咬掉敵人耳朵,扼住敵人喉嚨,拔掉敵人胡子。夜晚,敵人龜縮回去,我軍即組織小部隊去襲擾、疲憊敵人。三十軍一個排,夜襲雷家屯成功,作殲守敵一個排,焚毀敵軍火24車,染紅了半邊天。倪家營子苦戰的日日夜夜,顯示了西路軍攻如猛虎、守如泰山、以一當百、凜然不屈的頑強戰斗意志和戰斗作風。

    三道柳溝戰斗  2月28日,西路軍再次突圍,到達倪家營西北20公里處的三道柳溝,紅九軍駐防東柳溝,軍政委員會及三十軍駐防南柳溝、西柳溝。立足未穩,追兵又至。當天夜里敵向紅三十軍八十八師防守的南柳溝撲來。師長熊厚發帶領戰士以一當十,殊死拼搏,激戰一天,八十八師前沿陣地完全被鮮血染紅,倒下去的每一個紅軍戰士身旁,都橫著幾具甚至十幾具敵人的尸體。連日作戰,局勢對西路軍十分不利。3月9日晚,馬元海用數團兵力強占了南柳溝、西柳溝中間地帶,將三十軍、九軍隔開。西路軍集中兵力出擊,激戰一夜,未能將敵擊退。西路軍處在無糧無水,且被四面圍困的險惡環境中。經5天激戰,斃傷敵數千人,自身傷亡亦很大。八十八師師長熊厚發左臂負重傷,三十軍參謀處三科科長周明松,五軍四十三團團長萬漢江壯烈犧牲。

    鏖戰倪家營和三道柳溝的日日夜夜,紅西路軍面對彈盡糧絕、傷員眾多、數倍與己的敵軍四面堵截的形勢,沒有畏懼、沒有退縮,而是團結一心,手持大刀迎敵而上,與敵苦戰五十多天,斃傷敵一萬多人,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一曲氣壯山河的戰歌。

    決戰梨園口  梨園口位于臨澤縣城(現址)南15公里處,是通往祁連山的必經道口,道口兩旁山巒起伏,向西即通往祁連山腹地。1937年3月10日入夜,紅西路軍付清群眾的損失費用,歸還借用物品后突圍至梨園口。還沒來得及構筑工事,敵大批騎兵就跟蹤追來。危急時刻,紅九軍兩個團和婦女團一部,在陳海松政委的率領下沉著應戰,梨園口內到處都是砍殺聲、撞擊聲。戰士們用血肉之軀與敵抗御,靠大刀、長矛、石塊與敵拼殺,陳海松高舉駁殼槍大聲號召大家和敵人血戰到底。十幾個敵兵聞聲朝他猛撲過來,一陣還擊,敵兵一個接一個的倒下。此次血戰,西路軍斃敵上千人,九軍損失2個團,軍政委陳海松、二十五師政委楊朝禮、軍政治部宣傳部長黃思彥、總部回民支隊副司令馬有明、七十三團團長孫漢言及八十一團團長、政委等10多名團以上干部英勇犧牲。堅守在前沿陣地的婦女抗日先鋒團二營一連連長吳國秀及40余名女戰士大部分犧牲。九軍失利后,敵人傾其全力向三十軍陣地壓來。為掩護總部機關和傷病人員安全向山里轉移,總部立即調三十軍二六四、二六三團阻擊敵人。三十軍指戰員前仆后繼,頑強與敵搏擊。梨園口內戰馬嘶鳴,白刃相交,戰況極為慘烈。當天,二六四團兵力全部拼光,二六三團也損失大部。深夜,為了擺脫敵人的圍剿,總部指揮余部邊戰邊退入祁連山馬場灘、康隆寺一帶。

    康隆寺戰斗  3月13日,西路軍星夜沿梨園河向西南方入大肋巴口,天亮退至肅南縣馬場灘,搶占西牛毛山,與追敵沖殺戰斗一天,敵緊追不舍。西路軍即轉進柏樹溝到康隆寺一帶,與尾追之敵,且戰且退,向南部深山轉進。14日,西路軍進入康隆寺南40里的石窩山一帶。在這里,西路軍還未喘過氣來,敵騎兵又追了上來。擔任掩護任務的三十軍二六五團,在激戰中全部犧牲。二六七團也遭受很大損失。西路軍供給部部長鄭義齋、八十八師政治部主任張卿云、三十軍八十九師師長張文德、三十軍宣傳部長愈榮華、二六九團團長潘傳品、二六七團團長黃英祥、二六五團團長鄒豐明等10多名團以上干部犧牲。就在戰斗最激烈的時候,婦女抗日先鋒團余部接替三十軍二六八團防務,擔負起掩護總部向石窩山撤退的任務。婦女團在團長王泉媛、政委吳富蓮、特派員曾廣瀾的指揮下,全體戰士女扮男裝,改用二六八團番號與敵激戰。敵人輪番進攻,女戰士們用槍托、大刀、匕首、剪刀、木棍、石頭與敵人展開殊死的搏斗,有的赤手空拳把敵人的眼珠摳了出來,有的用嘴把敵人的耳朵、鼻子咬了下來。幾經肉搏,大部壯烈犧牲。團長王泉媛、政委吳富蓮等30余名戰士被俘。政治部主任華全雙、秘書李開芬失散后,也相繼被俘。下剩人員由陶萬榮任團長,趙明英任副團長,在組織突圍中被敵沖散。至此,這支在川陜革命根據地組建,會寧會師后重新整編的我國紅軍史上規模最大、歷史最長、戰斗力最強的婦女武裝部隊全部損失。余部在祁連山中堅持數月之久,后無論被俘、流落,盡管飽嘗人間苦難,但她們仍保持了崇高的革命氣節。

    石窩分兵 西行支隊進入新疆

    1937年3月14日,紅西路軍3000多名指戰員,全部集結到海拔4020米的石窩山雪嶺上。為最大限度地保存現有骨干力量,軍政委員會召開擴大會議,決定:陳昌浩、徐向前回陜北向中央匯報;成立西路軍工作委員會,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傳六、王樹聲、程世才、黃超、熊國炳八人組成,李卓然負責政治領導、李先念負責軍事指揮;剩余人員分路突圍。后西路軍工作委員會將余部分為三個支隊,分散游擊。副總指揮王樹聲帶紅九軍余部和2個騎兵連700多人為一支隊,他們在康龍寺及東牛牦山主峰等地與敵激戰,后被敵打散,王樹聲、李聚奎、朱良才等分頭奔赴延安。騎兵師政委張榮率婦女獨立團余部和特務團及傷病員1000余人,帶槍百余支為一支隊,他們在紅灣寺、白泉門、老虎溝一帶與敵多次交戰,部分犧牲,部分被俘,支隊長張榮也壯烈犧牲。李卓然、李先念率領紅三十軍剩余5個營約1500多人為一支隊,西路軍工委會隨行。行至肅南南山大岔一帶召開工委會,會議決定成立干部支隊,畢占云任隊長,曾日三任政委,帶領張琴秋、孫玉清等200多人游擊,主要任務是就地安置紅軍流散和負傷指戰員。在白泉門干部支隊被敵打散,地方工作部部長吳永康、敵軍工作部部長曾日三及絕大多數戰士犧牲,原紅九軍軍長孫玉清、政治部組織部部長張琴秋、宣傳部部長劉瑞龍不幸被俘。工作委員會委員熊國炳負傷后被老鄉營救,隱姓埋名在酒泉生活,1960年去世。被打散的西路軍戰士又組成了若干個小分隊,堅持在祁連山中打游擊,也正是他們的堅持,為李卓然、李先念支隊西進新疆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李卓然、李先念支隊先由石窩山向南進發,三天后轉向西行,進入亙古無人的祁連山腹地。3月23日,支隊行至青海巡堡以北的分水嶺時,電臺終于與黨中央取得聯系。中央當即電示:“保存力量,團結一致,視情況可向新疆或蒙古轉移”。支隊復電:“決心繼續西行,向新疆前進”。千里祁連,冰天雪地,渺無人煙,許多戰士被凍餓奪去了生命。在重重困難面前,西路軍戰士依然沒有動搖對革命的信念,他們憑借頑強的意志,克服了重重困難。4月22日,李卓然、李先念支隊結束了40多天的艱苦行程,進至距安西縣城140里的蘑菇臺,得到萬佛峽主持道士郭元亨的援助,使部隊得到補給與休整。

    安西戰斗   4月24日,支隊進至安西城南25里的十工村,得悉城內僅有敵軍1個排駐守,工委會決定攻打安西城。誰知敵情發生變化,盤踞肅州的敵馬步康旅,為堵截西去紅軍,派劉呈德率兩個步兵營和旅直屬手槍連,已于4月22日晚進駐安西城。對此,西行支隊一無所知。4月24日夜半西路軍開始攻城,戰斗一打響,就遭劉呈德團炮火的猛烈還擊。這才發覺敵增援部隊已據守安西城。部隊立即撤出戰斗,向城西郊轉移。25日天明后,敵人出城追蹤將紅軍包圍,指戰員們依托所在地的圍墻,靠大刀、手榴彈堅守了一整天,擊退敵人的多次進攻,三十軍二六八團政治處主任鐘立彬壯烈犧牲。天黑后,西路軍突出重圍,涉過疏勒河,急行90里,于26日拂曉到達由甘入新的要隘——白墩子。這時敵又追來,支隊且戰且走,傍晚進至紅柳園。在紅柳園紅軍又與追蹤來的敵人激戰3小時,擊斃敵騎兵近百名。戰斗中三十軍八十九師參謀長劉雄武、總部譯電組長陳茂生等100余名指戰員血染沙丘。剩余人員乘天黑向星星峽方向突圍。

    抵達星星峽 從紅柳園到星星峽,是無邊的戈壁沙漠。不時狂風驟起,飛沙走石,使人難辨方向。方圓百里又無水源。在這惡劣的自然環境中,九死一生的西路軍指戰員,戰勝風沙、饑餓、嚴寒的煎熬和敵人的圍追,經過晝夜艱難行進,終于走出了大戈壁,于1937年4月底抵達甘新交界的星星峽,脫離了險境。至此,保存了420余人的骨干力量。

    紅西路軍精神:

    西路軍在歷時5個月的西征中,以堅定的革命理想信念和勇于犧牲的獻身精神,戰勝了惡劣的自然環境和強大的敵人,展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寧死不屈的偉大革命精神!         

    忠于黨 忠于人民的革命理想  紅西路軍之9軍、30軍是來自鄂豫皖、川陜能打能拼屢建奇功的鋼鐵部隊,5軍是寧都起義部隊為基礎成長起來的光榮之旅。他們都有為民族獨立解放而戰的堅定信念,有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生的遠大理想。奉命西渡黃河后,面對復雜多變的斗爭局勢,面對孤立無援的險惡處境,面對優勢敵人的瘋狂圍剿,面對部隊付出的慘重傷亡,紅西路軍始終保持革命必勝的信念、血戰到底的意志、堅貞不屈的氣節。軍隊連續激戰,被敵包圍身處絕境時,廣大指戰員始終紅心向黨、壯志滿懷,向黨中央表示“我們堅信勝利前途,并號召全軍斗爭到底,現雖日食一餐,眼前無水,而絕不灰心,準備戰到最后一滴血!本跑娷婇L孫玉清在被關押西寧期間,多次拒絕馬步芳的威逼利誘,面對屠刀毫不畏懼,堅定地說:“我從參加革命之日起,就把個人生死安危置于腦后,死而無憾,引以為榮!睌橙藧佬叱膳,殘忍地將他的頭顱割下邀賞。

    紅西路軍失利后,敵人把被俘戰士帶到早已挖好埋人的大坑前,用大刀順頭亂砍,有的甚至被當場挖下眼睛,割下鼻子、耳朵。后來敵人砍都來不及砍了,索性就活埋。身著單衣、備受折磨的英雄兒女們,面對死亡,毫不畏懼,大聲喊著:“怕死的不是紅軍!”“紅軍是殺不完的!”而英勇就義。女紅軍姚自珍因被埋在坑邊尚有一口氣,她就乘夜往外爬,心中還一遍一遍地默念:“一定要活著,要找隊伍,要為戰友們報仇!”強烈的求生欲望在她心中燃燒,爬了三天三夜實在挺不住了,就站在死人堆上吃土坷垃。第四天,她終于從“萬人坑”里掙扎了出來,被一位姓張的阿奶相救。為了不連累阿奶,她告別阿奶順著山根走,走不動就爬,又爬了三天三夜,實在渴得不行,想到水溝邊喝點水,忽然,一只惡狼撲過來了。正巧,這時過來了一位農民,把她救了下來。她傷好后給這位農民做了兒媳婦,但她時常想起戰友,還想回到革命隊伍中去,就經常吟唱:“九送紅軍上大道,鑼兒無聲鼓不敲,鼓不敲,雙雙拉里格拉著長繭的手,心象里格黃連臉在笑,骨肉之情怎能忘,紅軍啊……”是的,她永遠也忘不了革命征途中的雄關漫道、長征路上的雪山草地和從張掖到西寧那條鋪滿紅軍尸骨的血路;忘不掉從“萬人坑”中爬出后,看到地面上沾滿血跡的紅軍衣帽和浸透鮮血的黃土……。每每想起這些,她就想:“一定要回到革命隊伍,一定要為戰友報仇!崩夏甑囊ψ哉潆m然家境比較困難,但她深知對革命事業一片赤誠的紅軍戰士,絕不能以自己過去受過的苦難作為資本,去向國家、人民伸手索要什么。

    紅西路軍戰士王明福在流落永昌后,給人放羊10多年。1948年9月被國民黨抓兵來到山丹軍馬場,別人離去了,但他為了等待解放軍來接管,一直堅守在馬場保護馬群。他知道解放軍就是過去的紅軍,他想:“我也當過紅軍,我要守著馬群,迎接戰友們回來!彼鹊搅,他把保護的17群馬匹完整地交給解放軍,他也在山丹軍馬場重新參加了革命工作!拔母铩逼陂g,他在馬場中學當教工,從蘭州來的紅衛兵要砸學校,動員教工們起來“造反”。王明福毫不猶豫地拒絕他們的過火要求說:“這是國家財產,不許你們隨意破壞!辈⒆柚顾麄冞M入學校。是什么力量促使紅西路軍指戰員這樣做呢?是理想,是信念,是紅西路軍的革命精神。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館刊》好評如潮(圖)
·下一篇:歷程悲壯精神永存
·吳宏瑜:歷程悲壯精神永存
·歷程悲壯精神永存
·吳宏瑜: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血戰河西
·《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館刊》好評如潮(圖)
·權晶、吳宏瑜:《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館刊》好評如潮(圖)
·王學文夫婦撫養紅軍后代
·吳宏瑜:王學文夫婦撫養紅軍后代
·甘肅省委組織部調研高臺紅西路軍紀念館黨性教育基地
·吳宏瑜、張新元:甘肅省委組織部調研高臺紅西路軍紀念館黨性教育基地
·甘肅省“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暨西路軍西征80周年”大型愛國主義專題文藝演出在紅西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吳宏瑜:歷程悲壯精神永存
特稿:歷程悲壯精神永存
歷程悲壯精神永存
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血戰河西
吳宏瑜: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血戰河西
特稿: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血戰河西
石琳、王艷霞:老紅軍華全雙回憶她被黨營救出虎口的
特稿:老紅軍華全雙回憶她被黨營救出虎口的情況
石琳、朱璧君:高臺血戰的前后
特稿:高臺血戰的前后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張潔清同志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特稿:首都各界數千人送別萬里同志(組圖)
特稿:張震將軍送別會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四野后代慶?箲饎倮呤苣牯呒o念進軍東北七
特稿:四野后代在建黨94周年之際舉辦文化交流促進會籌
特稿:海棠依舊香如故,一代偉人周恩來——電視劇
特稿:走進長春空軍航空大學——“啊,搖籃”團紀
特稿:紅四方面軍第四軍子弟聯誼會在海軍四招舉辦
特稿:紅色工程·感恩行動暨紀念朱德總司令誕辰13
特稿: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我的紅軍母親蒲文
特稿:革命后代舉行2016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紀念蕭華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人民大
特稿:紀念龍飛虎將軍誕辰百周年座談會召開(組圖
特稿:紀念開國元勛高崗同志誕辰110周年座談會在京
特稿:社會各界送別百歲老人汪東興(組圖)
 
中 國 紅 色 旅 游 網 版 權 所 有,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建議使用分辯率1024*768瀏覽本站,16位以上顏色,IE5.5以上版本瀏覽器
冀ICP備05003408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亲朋手游大厅完整版 天天街机捕鱼免费版 极速赛车怎么看走势选号 2019年nba选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微乐贵州麻将下载 什么是平码 什么是平特 心悦辽宁棋牌下载 大地棋牌手机 nba虎扑新闻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