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頭條>>正文
特稿:央視《面對面》專訪張伯禮:第一次見到張院士落淚(組圖)
2020-03-25 10:48:40
作者:守一同道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中紅網《振興中醫》欄目北京2020年3月25日電(來源:正道正德(ID:zhengdaozhengde;作者:守一同道)

    臨危受命“這份信任是無價的 絕對不能推”

    1月26日,大年初二晚上,正在天津忙于指導疫情防控的張伯禮,接到了中央疫情防控指導組飛赴武漢的通知。1月27日,作為中醫醫療救治專家,張伯禮隨中央指導組乘機抵達武漢。說到來武漢時的情形,張伯禮一時哽咽難言。

    張伯禮:知道當時武漢的疫情很重,也有思想準備要來,甚至自己想申請來,但是來那個瞬間,這么一下觸到淚點上了。

    記者:為什么說到這個時間的時候,您反應會這么大?

    張伯禮:一個是悲壯,因為當時武漢情況已經是很嚴重的,并且當時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了解遠遠不像現在了解那么多,我這個歲數本身在這擺著,說明疫情很重才讓我來負責,否則不會讓我這個老頭來。

    為什么張院士會流下激動的淚水呢?因為太悲壯了。70多歲,本應是一個早就退休,應該在家頤養天年,享受天倫之樂的年齡。但作為一名中醫戰士,張院士顯然肩膀上承擔的要更多,尤其是在當時大疫當前的情況下。

    雖然張院士早就做好了要去武漢的準備,也準備申請,但當時面對新冠肺炎,中醫的了解遠遠不像現在這么多,可以說張院士內心也是沒有太多的底的。但面對中華民族的生死存亡,張院士毅然決然地背起行囊,匆匆地趕往武漢這個重災區,不為名不為利,只為中醫能派上用場,能為老百姓解決問題。

    記者:您可以說不來嗎?

    張伯禮:絕對不能說,沒想到不來,一點都沒想過,不緊張不會叫你來,這是一個。第二個領導叫你來就是一份信任,這份信任是無價的,絕對不能推。

    這是筆者守一第一次見到張院士流淚。我想這淚水中,包含了太多的感情,有悲壯,有辛酸,有無奈,也有中醫終于能夠派上用場的激動。

    張院士面對國家的這份信任,內心應該是無比激動的。不到萬分緊急,也不可能派一個70多歲的老人去戰場上接受檢驗。張院士沒有辜負這份信任,在接受采訪時,武漢已經清零。

    2003年,張伯禮曾組建中醫醫療隊,抗擊非典。

    17年后,他臨危受命參加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提出了在西醫沒有特效藥、疫苗的情況下,對集中隔離的疑似患者實行中醫治療,“中藥漫灌”,一是別錯失治療時機,二是安慰情緒的建議,被中央指導組采納。

    張伯禮:剛開始中藥推得很難,有人說中藥沒效,所以我說這次特別感謝中央指導組,特別感謝黨中央國務院領導的決策,支持中藥,要不我們也不敢那么大膽去做。當時我開出方子來,試著給湖北一個叫九州通的企業打電話,我說現在有那么個事,能不能幫忙做點藥?他說沒問題,你說做多少我們都能做,我們都全力配合。我說沒有錢,現在不知道誰給錢,因為這個事不是短期煮幾天,可能是長期的,我相信政府最后會埋單。人家不問價錢,直到現在也沒問。第一天3000袋,第二天就10000袋,我當時說的名不好聽,“中藥漫灌”,就是全都給。

    為什么要“中藥漫灌”呢?因為當時的武漢已經亂了,已經快要控制不住場面,醫療資源已經枯竭,病人排不上隊,醫院顧不上看病,大家慌作一團。這個時候用大鍋煮藥漫灌,可以說是最好的辦法。我們的華夏先賢也是用這種辦法控制住每一次瘟疫的。

    了解點歷史的都知道,中華民族經受住了大大小小300多次的瘟疫,而國外的很多民族,他們由于沒有中醫這種先進的醫學,每次面對疫情都很無助,很多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民族,就是因為瘟疫。

    而且這種瘟疫的流行,病因基本是相同的,在分不清到底誰被感染的情況下,這種“中藥漫灌”,能很好地把疫情控制住。不管有病沒病,都把你治好。

    我們平時說中醫講究辨證施治,一人一方,那是在中醫資源夠用的情況下。而面對瘟疫的流行,中醫資源不夠的情況下,這種大鍋煮藥不失為一種非常好的方法,能夠大面積地控制住瘟疫流行的源頭。

    而且,這次中醫能夠發揮巨大作用,拯救中華民族于水火,不是黨中央的英明決策是不可能的。

    張院士說一開始中醫藥的推廣是很難的,很多人說中醫藥沒有效,這么大面積地讓患者喝中藥,對老百姓負責任嗎?

    我們在采訪中看到記者問,哪來的反彈意見?張院士回答是兩個字:都有。

    一方面是病患的不信任,另一方面則是大家都懂得的某些人的阻撓。那些人喪盡天良,為了利益不顧百姓死活,罪該萬死。

    如果不是黨中央的堅強領導,及時換帥,湖北省和武漢市會是什么樣子,我們真的不敢想象。

    令人欣慰的是,通過普遍服用中藥,集中隔離的很多發熱、疑似患者病情得以好轉,效果不錯。

    張伯禮:從疑似病人里最后確診的病人開始能確診到百分之九十,隔離以后喝中藥七八天以后再檢查,這些確診的病人里邊大幅度下降,下降到百分之三十。(后來到3月5日左右,已經下降到百分之三)服用中藥還起到了一個隔離、安撫人心、鑒別的作用。有的病人幾天好了,不燒了,這是治愈了。他可能就是個流感,因為那時候也正是流感的季節,所以他可能就治好了。還有的病人雖然不燒了,但一檢查核酸是陽性的,這可能就是個確診病人,就到定點醫院把他隔離開。還有一個我覺得最大的問題不是治療問題,是恐慌,那時候給我關在里邊不給我任何藥吃,我覺得是無助的。沒有藥,跟一天吃幾副藥吃兩袋藥不一樣,讓病人覺得最起碼我吃藥了。

    要明白,當時的情況下,所謂的西醫“神藥”雖然被炒得很熱,但有沒有效果還不知道,而且要等到4月份了。這個時候,大家最需要的就是希望和信心。西醫特效藥還沒研制出來,中醫就已經快要打掃戰場了。如果沒有中醫,我們要多死多少老百姓?要給中國造成多大的恐慌和損失?

    毛主席說,中藥應當很好地保護與發展,我國中藥有幾千年的歷史,是祖國極寶貴的財富,如果任其衰落下去,那是我們的罪過。

    這種財富,既是物質上的,又是精神上的。

    中醫“承包”方艙醫院,564個輕癥患者無一人轉重

    2月初,在中央指導組推動下,武漢著手將會展中心、體育場館等改造為14家“方艙醫院”,集中收治新冠肺炎輕癥和普通型患者。張伯禮與同是中央指導組專家的劉清泉教授寫下請戰書,提出籌建一家以中醫藥綜合治療為主的方艙醫院。2月12日,經中央指導組的批準,張伯禮作為名譽院長,率領由來自天津、江蘇、湖南、河南、陜西等地中醫醫療團隊組成的“中醫國家隊”,進駐武漢市江夏方艙醫院。

    張伯禮:我在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武漢中醫院已經收治過輕癥病人,用中藥治療完全能治好,但我們最后也說中西醫結合。我這里邊也有西醫的儀器設備,一些急救的藥物也有,這樣病人也放心,我們也放心。

    張院士,您的話我聽懂了,用中醫藥治療完全能治好,雖然最后還是說中西醫結合,這是一種體面的說法,一種留面子的說法。畢竟西醫的儀器設備在那放著,有個別的病患也可能確實用到了一些儀器。而且在大家普遍接受西醫而不信任中醫的情況下,放一些西醫設備進去能讓患者放心。

    當然了,守一始終認為,儀器和設備是不分中西的,不能說用了設備就算上了西醫,難道中醫就不能用儀器?

    而且守一還認為,所有的儀器,只有在中醫的理論指導下,才能發揮出他們應有的作用,如果沒有了中醫的理論指導,這些所謂的科學儀器就會失去方向,甚至是對病患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傷。

    據統計,從2月14日開艙,到3月10日休艙,江夏方艙醫院在26天運營中,共收治新冠肺炎輕癥和普通型患者564人,其中治愈482人,82人包含14名有基礎病的患者按照休艙要求轉至定點醫院,所有患者中沒有1例從輕癥轉向重癥。

    張伯禮:564個病人里沒有轉重的,按照一般情況這些病人里邊有百分之六到百分之十要轉成重癥,我們一個沒有。病人退燒了,有些人還是模棱兩可,但很重要的是,血里的指標變了。冠狀病毒對人的傷害很大,損害人的免疫功能,免疫功能表現在你身體的白細胞數量都在下降,特別是中性粒細胞在下降,淋巴細胞在下降,所以造血的功能都受到影響。但是我們發現這些病人好轉以后,他的淋巴細胞數上去了,白細胞數上來了,就是癥狀改善了,血里的生化指標在改善。

    從上面這段話中我們可以發現,用中醫進行治療,不僅是癥狀好了,相應的內在的血液生化指標也改善了,這說明從內到外,都治好了,是標本兼治。

    更重要的是,以中醫為主的江夏方艙醫院,收治564名病患,無1例轉重。張院士所說的按照一般情況下,是有百分之六到百分之十轉成重癥的。什么叫一般情況下?我想這又是張院士在給誰留面子吧?

    在采訪中張院士也講了一個小故事,那就是一名愿意喝中藥的老太太和一名不愿意喝中藥的小姑娘的故事。喝中藥的老太太都退燒了,吃西藥的小姑娘還不見好,在老太太的勸說和事實面前,小姑娘決定嘗試中藥,終于也在中醫的力量下,被治好了。

    在生與死面前,大部分人選擇了活下去。誰讓人們活下去?答案是中醫。

    自己簽字摘除膽囊 “絕對不能撤離前線”

    除了江夏方艙醫院之外,后來,在武漢市投入使用的全部方艙醫院的治療中,中藥的使用率超過了百分之九十。那段時間,指導臨床、進入隔離病區察看患者、親自擬方、巡查醫院等等,張伯禮不分晝夜高負荷工作。2月15日凌晨,張伯禮膽囊炎發作,腹痛難忍,中央指導組的領導強令他住院治療。2月19日凌晨,張伯禮接受微創膽囊摘除手術。手術之前,張伯禮讓醫院不用征求家屬意見,自己簽字。手術很成功,但手術之后,張伯禮的雙腿又出現血栓,必須臥床。

    張伯禮:兩個腿要伸直待著,最少要待兩個星期,我說兩個星期可真不行,實在是不行,我盡量聽話,一個星期,多給點藥,之后住了一個星期。

    如果不聽話,您會跑到哪兒去?

    張伯禮:定點醫院你不去啊,方艙你不去嗎?

    您想干嗎去?

    張伯禮:我想指揮戰斗。我說我聽話,在房間里待著,在房間里就可以處理很多事了。腿的事我第一次說,我跟學生都不說。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原62軍老戰士和后代向雅安“抗疫”捐贈口罩(組圖)
·下一篇:無
·特稿:三益書屋的現代社區“禮樂文化”實踐(組圖)
·特稿:我和呂玉蘭之照片里的故事(3)不愛紅裝愛武裝(組圖)
·特稿:我和呂玉蘭之照片里的故事(2):呂玉蘭重視科技人才,用科技知識、技術,促進農
·特稿:江陰市暨陽名賢研究院、江陰錢振標烈士紀念館代表一行祭掃錢振標烈士墓等(組圖
·特稿:王放:愛在烽火連天的歲月——紀念我們的校長方向知(組圖)
·特稿:心祭(組圖)
·特稿:原62軍老戰士和后代向雅安“抗疫”捐贈口罩(組圖)
·特稿:她在黎明前倒下——紀念肖東烈士誕辰100周年(組圖)
·特稿:朝圣西柏坡(2首)
·特稿:戴華堂:鐵骨顯大義 忠誠勇擔當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特稿:三益書屋的現代社區“禮樂文化”實踐(組圖)
特稿:央視《面對面》專訪張伯禮:第一次見到張院士
我和呂玉蘭之照片里的故事(3)不愛紅裝愛武裝(組圖
特稿:我和呂玉蘭之照片里的故事(3)不愛紅裝愛武裝
我和呂玉蘭之照片里的故事(2):呂玉蘭重視科技人才
特稿:我和呂玉蘭之照片里的故事(2):呂玉蘭重視科
正本清源:江陰市暨陽名賢研究院、江陰錢振標烈士紀
特稿:江陰市暨陽名賢研究院、江陰錢振標烈士紀念館
王放:愛在烽火連天的歲月——紀念我們的校長方向知
特稿:王放:愛在烽火連天的歲月——紀念我們的校長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亲朋手游大厅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