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特稿精選>>正文
吳躍軍、田競、吳河鲆、粟立章:改變中國歷史命運的組織再生福地——通道會議時間和地點初探(組圖)
2020-03-26 16:41:01
作者:吳躍軍、田競、吳河鲆、粟立章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百歲老紅軍袁存建參觀湘江戰役最后一次阻擊戰的樂江鎮江口村

百歲老紅軍袁存建在85年前的紅軍樓題詞鼓樓情深

一位剛剛趕來的奶奶,把自己手織的侗錦給袁老披上,她流著淚用侗語對袁老說:“包。ǜ绺绨。,道時乃打哩賴(我們現在日子好了),本靠孝時賈占虧了(多虧有了你們),謝謝您!”

袁存建老紅軍參觀江口鼓樓與當地侗族同胞留影

袁存建老將軍(左一)為粟海英(右一)題詞

袁老又興致勃勃地為鄉親們親筆寫下“紅色記憶  江口足跡”的墨寶贈與鄉親

在桂林召開的2019建設可愛的中國高峰論壇。朱德總司令文書、紅管家、百歲壽星袁存建老紅軍(前排左七)出席

在這關系到中央紅軍和黨中央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黨中央于1934年12月12日在長征途中的通道縣召開臨時緊急會議(即通道會議),會議由周恩來主持,出席會議的有毛澤東、博古、朱德、張聞天、王稼祥和共產國際派來的軍事顧問李德。會議的中心議題是討論迫在眉睫的進軍方

戰友們,我來看你們來了……,在烈士墓前,老紅軍肅穆而立,為烈士們上了三柱香,端起酒杯將灑在墓前,向烈士們致敬、鞠躬,并沿著烈士墓走了一圈,他說,老天眷顧,我還能活到今天,可大多數戰友們都長眠各地了。

    導語:通道是再生人的福地,也是中國共產黨的黨史再生福地,因為中國共產黨在通道渠水河畔鳳凰涅槃浴火重生了,開始走向成熟了。在長征中,隨中央紅軍長征的中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博古(常委、三人團成員)、周恩來(常委、中革軍委副主席、紅軍總政委、三人團成員)、洛甫(常委、中華全國蘇維埃共和國人民委員會主席)、中華全國蘇維埃共和國執行委員會主席毛澤東(政治局委員)、中革軍委主席朱德(政治局委員、紅軍總司令)、副主席王稼祥(政治局委員、紅軍總政治部主任)和共產國際軍事顧問李德(三人團成員)途經湖南懷化的通道侗族自治縣境內時召開了一次生死攸關的重要會議,史稱“通道會議”。通道會議是紅軍長征中一次具有戰略意義的偉大轉折,是紅軍從失敗走向勝利的起點,在我黨我國我軍歷史上有著重要的地位,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當時因情況緊急,此次會議的召開又是在行軍路上進行,李德稱“飛行會議”⑴,史書上沒有詳細記載,甚至對開會的具體時間和地點都沒有詳細記載。于是,作者利用多方資料及實地考察,進行了詳細周密地考證,第一次為讀者證實了這一重要會議的時間和地點。道縣、汝城、宜章、通道、桑植等五縣是湖南省長征文化主題公園建設重點縣。通道會議遺址認證則建議國家實施長征文化主題公園時由中央有關部門派出專家調查組復盤三路大軍過通道再走長征路實事求是修正認定了!

    “通道會議”,或被稱為“中共中央負責人緊急會議”,或被稱為“中央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中革軍委擴大會議”“共產國際中國支部通道飛行會議”等。然而,長征途中,通道會議是當時唯一一個沒有召開時間和地點記載的會議,故此一度未入“正史”。1971年7月7日下午,鄧穎超到中國革命博物館審查館展陳列情況時,對博物館的同志說:“上次你們提的問題,回去我問了恩來同志,在長征途中是否開過通道會議和黎平會議?恩來同志講是有,開過通道和黎平會議!雹七@是“通道會議”見于史書最早的名稱了。自此,才在后來的黨史書籍中出現了“通道會議”。

    召開會議的時間考證

    長征途中,通道會議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革軍委、紅軍總部主要成員首次聚集在一起召開的會議,也是中央紅軍經湘江戰役遭受重大損失后,亟需解決今后如何行動的重要會議。它的歷史意義和作用首推“通道轉兵”,即中央紅軍在湖南的通道縣改變了行進方向,決定放棄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轉而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向西),避開了敵人布下重兵的包圍圈,史稱“通道轉兵”。

    除了“通道轉兵”,通道會議的歷史意義和作用還有非常重要的幾個方面,一是共產國際軍事顧問李德的權威,第一次在中共高層在會議上被挑戰,此后不久即失去指揮權;二是此前長期未處于領導核心的毛澤東應邀參會,提出了他的主張并被采納,非同尋常。有了通道會議對指揮中央紅軍“三人團”(博古、李德、周恩來)的原定行動計劃的改變,才有了后來黎平會議、猴場會議、遵義會議的重大改變。

    鑒于湘江戰役之后,“三人團”中的博古、李德精神不振,情緒波動大,通道會議由周恩來負責召集。參加會議的博古、周恩來、李德和張聞天(洛甫)、王稼祥、朱德、毛澤東,都沒有留下關于通道會議的記敘。至今,通道會議召開時間和地點仍存有歧義。

    根據中央領導人長征途中在通道縣的行程,通道會議召開時間為1934年12月12日。

    通道侗族自治縣黨史辦原主任姚奉彪經過考證,贊同12日召開通道會議。他分析了中央領導人長征時在通道縣的行軍路線和行程情況,舉出三點理由:第一,11日隨軍委縱隊(第一縱隊)的博古、李德、周恩來、朱德在下鄉的流源村宿營,隨中央縱隊(第二縱隊)的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在馬龍的辰口村宿營。兩縱隊宿營地相距三四十里路,中央領導人是不可能當天聚集開會的;第二,12日,兩個縱隊都到芙蓉一帶會合宿營,此后連續兩天共同行進;第三,中革軍委于12日晚七時半發出了“萬萬火急”電令(即執行通道會議的決定)⑶。

    《毛澤東年譜》修訂本(上卷)第438、439頁中記為:1934年12月12日,“(毛澤東)在湖南通道參加中共中央負責人的緊急會議,討論紅軍行動方向問題。李德堅持紅軍主力北上湘西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毛澤東從敵軍重兵阻攔紅軍主力北上這一情況出發,力主西進,向敵人兵力薄弱的貴州進軍。王稼祥、張聞天和周恩來等多數人贊成毛澤東的主張,秦邦憲(博古)和李德仍主張北上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雹

    肖鋒(時任紅一軍團一師三團黨總支書記)在1934年12月13日的日記中寫到:“在渠水河畔牙屯堡(屬貴州飛地,與外寨一條丁字街相隔)的一個祠堂里,我們又見到了周副主席,他今天顯的特別高興,連水也沒有顧上喝一口,就召集我團幾位領導開會,親自交代搶占黎平城的光榮任務。周副主席高興地告訴我們,插向黔東的計劃,是毛主席在通道會議上提出的!毙やh后來在《關于通道會議的回憶》中寫到:“1934年12月13日,天空晴朗,部隊……在渠水河畔牙屯堡休息一天……。午后一時左右,周副主席自長征以來第三次來到我們一師三團……他連水也沒有顧上喝一口,就立即召集我團幾位領導開會。我們一起來到四周環樹和竹林的周家祠堂里,周副主席高興地告訴我們:‘昨天中央在通道召開了一個政治局會議,毛主席參加了會議……’!雹梢源送茢嗤ǖ罆h召開時間是在12日。

    另有說通道會議是在12日晚召開的,但“十二日十九時半”以中革軍委的名義向各軍團、縱隊首長發出了西入貴州的電令:《朱(德)對我軍十二日西進的部署指示》,并特地標明“萬萬火急”(同⑶),也就是紅軍“轉兵”的命令,表明召開通道會議早于12日當晚。

    召開會議的地點考證

    根據通道會議召開的時間,再根據中央領導人中央縱隊行軍路線的行程,就可查證他們能夠開會的地點。

    在不同資料中列舉通道會議會址的地點多達6處:通道縣老縣城縣溪鎮的恭城書院、時屬綏寧縣的芙蓉苗里(1951年劃歸通道侗族自治縣)的木林庵堂、通道縣牙屯堡外寨村的吳文用老屋(一街之隔的牙屯堡、外寨村是同一個自然村,但牙屯堡時屬黎平縣飛地,而外寨村時屬通道縣)、時屬綏寧縣的下鄉流源村(1951年劃歸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縣播陽的白衣觀和廣西龍勝縣所屬的東寨、坳頭至龍坪的地域。

    歸納關于通道會議開會地點的不同意見,主要分為:

    “縣城說”——通道會議是“在通道城(老縣城,今縣溪鎮)恭城書院舉行”的,如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出版的,逢先知、金沖及主編的《毛澤東傳》所說;電影《通道轉兵》的編劇亦支持此說,還有吳文志主編的《通道縣軍事志》也支持此說⑹,他們認為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的李維漢(羅邁)回憶,是在一個城郊“像教堂,像學!钡牡胤秸匍_的會議,應該就是恭城書院。

    “農村說”——鄧穎超轉述周恩來的回憶時稱,此次會議在通道城外農村某處一戶農民的廂房里舉行的,當時這家農民正在舉行婚禮⑺;康克清(時任紅軍總司令部直屬隊政治指導員,編在軍委縱隊、第一縱隊)也回憶通道會議的召開地為村子:“出了老山界,來到湖南境內,不久走到通道縣的一個村子里……中革軍委在這里臨時開會,研究下一步紅軍行動的計劃”⑻;     李德在《中國紀事》中所說,通道會議在山邊的一座獨立房子里召開的。吳潔清(時任毛澤東警衛員)回憶:“過了湘江后,走了一段,在一個什么地方住下了,一天晚上,在一個寨子,又不像廟的屋子里,主席、總理、總司令、劉總參謀長,還有幾個我不認識,在一起開會,提了一個馬燈看地圖,我正在屋子前面守衛……”⑼。范金標(時任周恩來警衛員)回憶:“大概是進入貴州之前,毛主席、周總理、博古、張聞天等在一起開過一次會,是晚上在總部住的一家老財的堂屋里開的,點著馬燈!雹

    他們的回憶都沒有支持“縣城說”。直接被否定的通道會議的開會地點,就是“縣城說”的“通道城(老縣城,今縣溪鎮)恭城書院”,理由很充分——當年只有紅一軍團一部和紅九軍團經過縣溪鎮,而中共中央主要領導人和其他部隊沒有進縣溪鎮,因此不可能在縣溪鎮召開會議。那為什么現今把通道會議會址定在了縣溪鎮的恭城書院呢?通道縣黨史辦原主任姚奉彪特別說明,1996年時通道縣委政府還沒有調查清楚會議會址,但要舉辦紀念活動了,總得確定一個地方吧?恭城書院是縣里的清代建筑,很有氣勢,是少數民族地區現存的最大書院之一,而且整體保存還好,于是就將它定為通道會議會址了。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駱志勇:蘆山樂氏家訓:教育傳家風 忠義興家族(組圖)
·下一篇:于敏:平凡身軀擔重任(組圖)
·特稿:改變中國歷史命運的組織再生福地——通道會議時間和地點初探(組圖)
·亞高原:通道轉兵 轉運中華——中革軍委通道會議暨通道轉兵對黨史、軍史和毛澤東思想史
·特稿:通道轉兵 轉運中華——中革軍委通道會議暨通道轉兵對黨史、軍史和毛澤東思想史的
·通道轉兵 紅軍自此有“通道”——寫在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通道會議召開82周年之際
·通道會議
·通道會議:紅軍長征史上一次鮮為人知的會議
·通道會議:紅軍長征史上一次鮮為人知的會議
·通道會議:紅軍長征史上一次鮮為人知的會議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山東沂南紅嫂家鄉:琴書聲聲唱戰“疫”(組圖)
李光榮:75年前,毛澤東預見“外國大罵”:“將來我
特稿:75年前,毛澤東預見“外國大罵”:“將來我們
尹憲成、朱洪芝:非常時期網絡祭祀意重大(組圖)
胡耀邦、習近平兩位總書記為何這么評價呂玉蘭?(組
特稿:胡耀邦、習近平兩位總書記為何這么評價呂玉蘭
玉蘭花香永留人間——深切緬懷呂玉蘭同志
李愛紅:玉蘭花香永留人間——深切緬懷呂玉蘭同志(
童啟正:中流砥柱舍我其誰?!
張國防:紅色記憶:“太行勞動人民的第三個兒子”參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亲朋手游大厅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