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聯播>>正文
特稿:英雄壯歌,英雄贊歌——追記志愿軍重功傷殘英模唐生祿(組圖)
2020-03-02 11:22:47
作者:定西日報記者 王長華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唐生祿,1924年出生于甘肅定西一個農民家庭。12歲,給長征過境的紅軍帶路,紅軍將士賞他餅干;19歲時,受紅軍與中國共產黨主張感染與影響的唐生祿,參加了震驚中外的“甘南農民起義”;起義遭重兵鎮壓失敗,轉入隴右地下黨武裝斗爭,后在投奔延安尋找光明途中,不幸被捕,“土匪”重囚,監禁徒刑;1949年6月,補入蔣云臺部119軍從戎。12月8日,隨軍起義,整建制改編人民解放軍1950年,唐生祿所在第七軍20師,奉命在山東周村第七訓練基地改編為志愿軍特種兵部隊,所屬18個高射炮兵營,隨軍首批出國赴朝參戰;1951年,第一次傷愈,編入我軍精銳之師反坦克殲擊炮兵卅一師一團,在后勤處工作,奉命跟車帶領后勤戰友向前線運送彈藥等備戰補給物資;1950-1953年,唐生祿在朝鮮參加一系列重大戰役,先后兩次負重傷。因作戰勇敢、屢立戰功,曾獲志愿軍戰場重大立功授勛“軍旗前照像”及國家領導人、各地到京參加國慶觀禮先模人員佩戴的國慶一整年紀念章。1953年,因第二次負重傷,下火線回國,被護送至重慶歌樂部隊醫院救治,后轉入重慶志愿軍干部療養院治療與休養,身份為二等(殘廢軍人)休養員;1953年12月評模時,唐生祿被評為“二等休養(員)模范”……唐生祿半個多世紀人生履歷可見,他在原籍23年極度困苦的艱難歲月里,始終不忘追尋心中那永恒的和平信念。

    1924年,一個小小的生命降生于甘肅省定西縣西鞏驛鄉的一個農民家庭;時運多艱,兵荒馬亂、民不聊生,這個小生命還在襁褓中,就被父母帶著一路逃難,最后落腳在該省榆中縣符家川白嶺子陽山崖下挖窯蝸居……

    12歲那年,也就是1936年紅軍長征過境甘肅定西、榆中,兵荒馬亂,大人們都躲在山窯不敢出來,破衣爛衫的尕娃六蛋(唐生祿小名),不怕天不怕地,天生好奇,跟在后面左右觀察,有一次紅軍就跟他問要到哪里山路怎么走,他說不偏不倚往前,后來干脆還給紅軍帶了一段路,作為回報紅軍獎給他一些餅干等吃的,多少年忍饑挨餓,唐生祿總能回憶起當時吃這些餅干的甜蜜時光......事實上,從出生一直長到19歲,唐生祿一家,替人打長工短工、牧羊又擋馬,就這樣過著饑寒交迫的日子。

    九死一生 身陷囹圄

    艱難困苦,養心不肯,父母省吃儉用,先后供幫唐生祿讀過6年私塾、考入偽憲兵學校,后來輟學回家種地務農,與幾位兄長多次被抓壯丁,抓了逃、逃了再被抓……

    1943年,甘南各族人民不堪忍受國民黨政府抓兵征糧、苛捐雜稅的殘酷壓榨,爆發了一場由漢、回、藏、東鄉、保安、土、撒拉等各族民眾參加,反抗國民黨殘暴統治的農民武裝起義,史稱“甘南農民起義”。

    19歲的唐生祿,加入到這十多萬人匯合成的革命洪流中,老人們至今口口相傳他當年與王仲甲、肖煥章等勇士們一起“跑土匪”的情形,前不久更有隴右地下黨負責人、94歲離休老干部董應清為他這一段歷史經歷出具重要證言,言之鑿鑿、堪為信史。

    起義爆發后,國民黨聞訊,從陜西調來國軍第七師、第十二師和五十九師,向起義軍瘋狂進攻。起義堅持8個月后不幸失敗,榆中、定西縣等地的地方自衛隊輪番“清鄉”抓捕起義人員。唐生祿遂與眾起義人員一起,轉入隴右地下黨,進行武裝革命工作,參加了“水家坡奪搶”等一系列地下武裝行動。

    1946年的一天晚上,在甘肅省渭源、會川等地開展地下武裝革命的唐生祿,與戰友發起一次奪搶“兵變”,趁夜色漸深,機智配合,下了國民黨縣保安隊哨兵的兩把長槍、一把短槍。事關重大,不敢久留,唐生祿星夜兼程回到榆中老家,將幾把槍支先后藏在白嶺子遠近有名的石峒山、石峽溝各處,準備伺機北上延安尋找革命大部隊。

    在渭源、會川奪搶“兵變”事發,榆中、定西地方自衛隊和縣保安團接令輪番追捕,強逼唐家父母交出“要犯”兒子唐生祿,同時命令爪牙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人和槍。經過翻箱倒柜的幾番折騰,由于沒有找到唐生祿和槍支,縣自衛隊長郝占彪氣急敗壞,令部屬嘍啰一把火燒了唐家的草房土屋。唐生祿父母無家可歸,被迫流落到鄰縣臨洮西鄉,逃難活命將近一年。

    在這樣的困境下,唐生祿自知白嶺子難以活命久留,便與多名地下武裝戰友取得聯系,決心一起準備奔赴延安尋找組織。誰知一上路,即遭自衛隊與保安團的圍追堵截。他們在槍林彈雨中東奔西突,在熊熊烈火中拚死抵抗,有幾個戰友在戰斗中英勇犧牲,頭顱被割下懸掛在內官營城門。危急中,唐生祿喬裝打扮成“長衫大學生”,一次又一次躲開追捕。不料,在前往延安的必經之地——定西城外王公橋,過哨卡搜身時被捕,被監禁在定西監獄。

    軍旗照像 先模榮譽

    1949年8月,甘肅各地先后迎來解放。定西和平解放前兩個月,時逢國民黨進步力量蔣云臺(后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獨立第三軍軍長、甘肅省政協副主席)所部119軍擴招,在獄中遭受嚴刑拷打拒不認“罪”的地下武裝革命人員唐生祿,由國民黨定西監獄轉交接入蔣云臺部從戎,12月8日,唐生祿隨部起義。起義后,119軍被整建制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獨立第三軍;唐家兄弟所在的244師,被改編為獨立第三軍第7師。稍后,第7師整編為人民解放軍第七軍20師。

    朝鮮戰爭爆發后,1950年10月,第七軍20師、21師先后奉命在山東周村,改編為志愿軍特種兵部隊,所屬18個高射炮兵營,唐生祿隨部首批赴朝參戰。

    唐生祿在朝鮮戰場參加了一系列重大戰役,先后兩次負重傷。

    1951年3月,唐生祿第一次傷愈歸隊,被編入志愿軍防坦克殲擊炮兵31師401團后勤連,先后任班、排長,率領戰友一起向前線運送彈藥物資給養。因作戰勇敢、屢立戰功,唐生祿獲得了志愿軍戰場重大立功授勛“軍旗前照像”極高榮譽,也獲得國家領導人與各地到京參加國慶觀禮儀式先模人員佩戴的建國一周年紀念章。

    1952年末至1953年初,志愿軍炮兵基層指戰員唐生祿,因再次身負重傷,與眾傷病員一起被送回國,起初他在遼寧瓦房店擁軍醫院治療,后被護送至重慶歌樂山部隊醫院救治,后轉入重慶志愿軍干部療養院治療與休養,前后4個年頭。

    永生難忘 三次落淚

    趙云;貞,當年唐生祿說,在政治運動中屢次被整,他一點都不怕,倒是“這一輩子的三次落淚”,永生難忘。

    第一次是,早年參加甘南農民起義,失敗后轉入地下黨武裝行動,后來在奔赴延安途中被捕。小腳老阿娘董氏騎著毛驢前往探監。從白嶺子到定西縣城,再從縣城回到白嶺子,來回八十里,一趟又一趟,作為兒子的他百感交集,難以自抑,流下眼淚;

    第二次是,志愿軍出國參戰上了戰場,戰火紛飛,他和戰友們穿越美機轟炸,向前線運送彈藥物資,路上突遇一對朝鮮母子,正在哺乳期的婦人已被炸死,懷里的娃娃還在咂奶吃;

    第三次是,戰役打得極為艱難,為了避免被敵機發現遭到轟炸,軍車夜行,不能打車燈,而是用“香頭”照明。戰友們多日吃不到東西,饑渴難忍,遇到炸死的野兔也會不管不顧,生生地分而餐之。在猛烈的炮火轟炸下,兩個戰友的腸子都被炸出,生命危急,別無選擇,但仍然硬挺著,一起向山頭頂推坦克炮筒……

    唐生祿說,后來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清醒過來,唐生祿發現自己在戰地病床上,一起并肩戰斗的戰友不見了……護士一次次摸他的太陽穴,唐生祿就問護士:“你們為啥一遍遍摸太陽穴?”“是測脈。太陽穴脈搏跳著,說明還有救;脈搏要是停了,人可能不行了,沒救了……”唐生祿說,多少有血有肉的戰友,都是娘生老子養,誰不心疼?最后竟把骨頭留在了異國他鄉,他一時傷心,戰地病床上落下眼淚……數十年后,1955年奉軍命與唐生祿一起自東北赴重慶歌樂山軍休療養的老戰友、離休干部、原重慶市中醫院黨委書記李奎華老人,以及隨軍出國的原炮三十一師401團老兵、文化教員、1957年退役軍轉四川成都的陳華老人,均為當年戰友唐生祿作為志愿軍因戰心肺受重傷回國治療休養作證,這一段歷史得以全面還原。

    再說到了1979年,唐生祿在原籍甘肅定西白嶺子老家的冬天寒冷而漫長,家徒四壁,一貧如洗,口糧短缺,無醫無藥,他稍遇風寒就劇烈咳嗽,一塊塊吐血咳血!或許早已壞死的內臟臟器,就這樣一塊塊被震碎咳出;無助的妻子,只能用一個小洋瓷碗接他不斷咳吐的血塊,痛心疾首!然后將它們一塊塊埋入莊廓后的黃土……或許是咳吐完心肝肺的最后一塊血肉,唐生祿再也無力挺過臘月廿七那個寒夜,終于咽掉最后一口氣,撒手人寰!人在中年,僅僅活了55歲的唐生祿,就這樣永遠地走了,他留下的身世之“謎”,一直沒有謎底。

    歷史還原 永不放棄

    唐生祿的身世之“謎”,在30多年后,終于隨著他的從軍歷史多套系列檔案,先后在重慶市檔案館等被發現,而大白于天下。

    而這一重大真相的揭示,很大程度上依靠他的第三子——唐士軍的苦苦求索、查證。

    唐士軍,1964年生人,大學畢業從教八年;而立之年,即從1995年開始從事新聞工作,迄今已近20個年頭。1998年,他考入甘肅日報社做了省級黨報記者編輯,頭一年即獲全國專項新聞獎;2006年,加盟農民日報社,駐上海工作。除了新聞工作,唐士軍身兼數銜,包括上海創作中心注冊作家、志愿軍歷史研究者、社會學人等。

    唐士軍介紹自己的老家,在甘肅隴中定西一個叫符家川的鄉鎮,這里1958年前由榆中縣管,1958年后劃歸定西縣轄,他就出生在符家川金星村又名白嶺子的旱區山村。據傳,白嶺子這地方原來植被茂密,其中因多生金貴物種“白靈芝”而得名。后來,和許多地方的情形一樣,生態惡化導致大片原始森林消失,漸漸荒涼成了今天名副其實的“白嶺子”。

    唐士軍說,在白嶺子的孩童記憶中,大人們總說父親唐生祿原來是軍人,上過朝鮮戰場,立過大功,負過重傷。

    那么,父親到底是軍人還是農民?到底是立功軍人?還是白嶺子一個身體不好的農民(地方組織早年一再說唐生祿是患慢性病的農民)?唐士軍說,父親就這樣早早走了,但是他的歷史像謎一樣懸置難解!作為父親的后人,親情使然,別無選擇,他決心知難而上展開歷史查證。

    為了一點點找尋真相,唐士軍從高中開始,即四處求證,尋找知情人,希望父親的歷史得以還原?上,一個山里娃,土里土氣,四處喊冤,總被無視;制度設計,信息單向,上傳下達,幾無可能,跑來跑去,無人理睬,求告無門。

    與唐生祿同年入伍、同為轉業干部,1960年退役,后轉業遠在東北黑龍江工作的七叔唐生正,獲知此情后,拿出路費接侄兒唐士軍到他家讀書直到高考。

    七叔聽取了唐士軍回憶其父挨整遭迫害蒙難的前后過程,讓他看了其父唐生祿這張珍貴的戰場重大立功授勛“軍旗前照像”。

    一直追尋到2011年,父親唐生祿不同尋常從軍史系列檔案驚現---數十年隱姓埋名父親唐生祿,原來是志愿軍特種兵重功傷殘休養員、全軍評模二等休養模范。

    知難而上,不氣餒,不放棄,唐士軍堅持不懈,發誓一定要實現為父平冤的夙愿。父親這一歷史迷案難以得到撥亂反正,落滿歷史塵埃,迄今已是30多年。

    父親所在部隊當年改編志愿軍歷史沿革究竟怎樣?出國作戰立功傷殘情形到底如何?唐士軍不拋棄、不放棄,先后與甘肅省檔案館、遼寧丹東志愿軍紀念館等取得聯系,這些專業機構分別就唐生祿立功授勛“軍旗前照像”及有關證章進行鑒別認定;后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檔案館取得聯系進行查證……

    唐士軍的調查取證,從歌樂山部隊醫院、紅軍療養院、黃山干部療養院開始,一直順延查到重慶市檔案館(20世紀50年代之后檔案均移交該館館藏),一個個線索、一點點求證,一次次溝通、一次次交流……2011年9月15日,唐士軍接到重慶市檔案館檔案利用與管理處專員鄧華來電,再次細問其父親姓名、籍貫等。鄧華說,檔案館查到一個條目:“一療院擬留唐生祿同志工作由”……

    就是這句話,作為新聞記者的唐士軍十分敏感,連續請鄧華講了數遍,一個字一個字地問、一個字一個字地記錄。

    鄧華問:“唐生祿,會不會不是同一個人?這個唐生祿,是你的父親嗎?”

    “是!一定是!肯定是!”

    唐士軍說自己當時不知哪來的力量,一連數次,非?隙ǖ卣f。

    鄧華說,那好,你不要著急,順著這個條目,我們再查一下,看看到底如何。

    奇跡進一步出現!第二天,鄧華再次打來電話,說順延查證,查到唐生祿1953——1955年在重慶市第一干部療養院治療休養,評模被評為二等休養模范等歷史事實,三份檔案材料,共5頁。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安源、天安門秘藏天人合一的《中國足跡》
·下一篇:為有爺爺多驕傲 敢做英烈守護人(組圖)
·特稿:安源、天安門秘藏天人合一的《中國足跡》
·特稿:和平友誼的友好使者吳岱將軍(組圖)
·特稿:用長歌訪問孤獨,用理性沉積情感——讀《東方長歌》(組圖)
·特稿:革命老區鎮——福建省連城縣姑田鎮:老同志眾志成城參與疫情防控工作(圖)
·特稿:十里長堤
·特稿:瑤里改編(組圖)
·特稿:西路軍左支隊的英雄事跡和歷史功績
·特稿:鄂豫皖邊區紅軍三次反“會剿”及其經驗教訓
·特稿:井岡山上杜鵑紅 山花爛漫相約您 井岡山歡迎您。ńM圖)
·特稿:“疫情防控”戰的紅色先鋒——記中紅網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為有爺爺多驕傲 敢做英烈守護人(組圖)
特稿:英雄壯歌,英雄贊歌——追記志愿軍重功傷殘英
特稿:安源、天安門秘藏天人合一的《中國足跡》
于權:一條微信視頻引發的“抗疫”愛心捐助(組圖)
閆西群:抗擊疫情 眾志成城——步陳昊蘇先生原韻《正
李愛紅:戰疫情 勞動美(組圖)
吳志民:和平友誼的友好使者吳岱將軍(組圖)
特稿:和平友誼的友好使者吳岱將軍(組圖)
特稿:用長歌訪問孤獨,用理性沉積情感——讀《東方
方硯冰:記2020新春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亲朋手游大厅完整版